伶仃—企图勤快

这里伶仃
主产全职(*'▽'*)♪
叶黄本命♥♥
身残志坚爱好多日常爬墙
已经进化成老咸鱼了
开学淡圈更新随缘w

 

[叶黄]叶修生贺w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cp叶黄
ooc预警!!!预警!!预警!太久没写ooc到飞起_(:з)∠)_
天刀paro不知道什么(?)叶×太白黄强行生日x
我又回来啦!不过除了这篇在中考完应该不会有新的更新了x
P.S.好久没写文了文笔已死亡_(:з)∠)_
P.S.S.老叶在最开头戏份有点少x

    那年,黄少天还是太白的一个小弟子,从来没有下过山,对山下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终于有一天让黄少天逮到下山的机会了。门派中的师兄要下山去买些东西,黄少天一听到这个消息便找上那个师兄开始念叨着要下山。最后那师兄实在是受不了了和掌门请示过后不情不愿的带着黄少天下山了。
    黄少天自被送上了太白山后还是第一次下山,再幼时对开封的印象已经很浅了,这还没到开封黄少天就趴在马车窗户上不肯挪一下。
    “师弟啊,你别看了还有好一会儿才到开封呢,先吃点东西吧。”太白师兄看着非常亢奋的黄少天无奈地说道。
    “师兄我和你讲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能下一次山我好好看看岂不是太可惜了,我还不饿呢师兄你先吃,诶,那边又有人在切磋了哎呀要输了……”黄少天头也不回说得十分兴奋也不管师兄是不是在听,师兄看着他的模样叹了口气自己吃起了点心。
    数个时辰后总算是到了开封,马车刚刚停住黄少天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就要冲入了开封城中。
    师兄一把揪住黄少天的衣服面无表情地说到:“我们这次是下来采购的,先去完市场你再去玩。”
    “不要啊,师兄你知道吗你这么做会伤害一个幼小少年的心灵的你放开我我要去玩……”但是黄少天的抱怨被师兄选择性的无视了,最后黄少天还是被拉去了市场。
    然而师兄说是带黄少天一起采购其实就是找个角落把他丢过去然后自己去买东西了。黄少天一个人憋屈的蹲在角落发呆,师兄说如果他乱跑就回去告诉掌门在他学有所成之前在也不让他下山。
    这时有一个“小女孩”路过了黄少天眼前,停了下来打量着他。
    “你一个人蹲在这儿是在装蘑菇吗?”那“女孩”勾起嘴角笑了一下问到。
    “才不是呢!都怪我那无良师兄自己去买东西却把我给扔在这儿,你说这人是不是冷酷无情……”在这角落待了许久都没人搭理的黄少天见有人同他说话,便同“女孩”说得完全停不下来。
    “停停停,我知道了,既然如此不如我偷偷带你逛一下市场怎样。”“女孩”打断了黄少天的话语说到。
    “诶,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太好了!不过应该能在师兄买完东西之前回来吧?”
    “那当然,哥……额我是谁怎么会有问题。”
    不过黄少天并没有发现刚才那句话中的不对兴高采烈地拉着新交的朋友走了。
    不知不觉已经快傍晚了,师兄也快买完东西了,黄少天随着那“女孩”走回了那个角落。
    “我们算是朋友了吧!以后还有机会的话再一起玩吧,不如我们来交换礼物做纪念好不好。”说完黄少天的脸就微微有点泛红,把手背在身后眼神闪烁。
    “行啊,刚好今天也是我生日,我还没收到礼物呢。那这个挂饰给你吧。”“女孩”把一个写着“叶”字挂饰递给了黄少天。“诶诶诶,今天是你生日啊生日快乐!啊,早知道我刚刚应该在集市上给你买礼物的。”黄少天接过了挂饰低着头一脸懊悔,正因如此黄少天没看见“女孩”狡黠的笑容。
    收好挂饰黄少天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剑上把剑穗摘了下来说到:“这个是我自己做的送给你啦,嗯,虽然有点旧不过你不会在意吧?等以后再见面我一定送你一个更棒的生日礼物!”
    “这看起来我好像有点亏啊,不如你以身相许吧。”
    黄少天一听这话脸一下子红的和天边的落日一样支支吾吾地说了句:“也不是不行……”还没等黄少天说完话那“女孩”就笑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开玩笑的,看你这样子不会当真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这时师兄也找来了唤着黄少天:“师弟走了该回去了!”
    黄少天红着脸连忙说了声再见便跑走了却忘了自己连对方名字都还没问。
    “女孩”站在原地看着黄少天和他师兄走远了,忽然远处跑来一个管家打扮的人走到“女孩”面前说到:“叶修少爷您怎么又穿着女装偷溜出来了,老爷夫人找了您一天啦。”
    叶修翻了个白眼说到:“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啧,不就是过个生日吗非要折腾那些有的没的想想就烦。”即使这么说叶修还是跟着那管事走了。
    数年后,黄少天练了一身好功夫,辞别了掌门等人下山闯荡去了。
    黄少天下了山一边游山玩水一边惩恶扬善日子过得好不痛快,就是时间一长难免会感到无聊。
    黄少天同路上结识的丐帮好友方锐一起喝酒抱怨着说:“最近真是无聊,日子过得如此太平想与人打一场都找不到人,在这么下去我的剑都要生锈了……”
    “我说你要是真无聊不如去找找你那童年女神,你不是还留着人挂饰吗还专门挂着了剑上啧啧啧。”方锐打趣道。
    “那都多早的事情了,而且我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呢再说了……”听方锐提起此事黄少天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也不知是因为方锐的话还是酒劲恰好此时上来了。
    “行啦,每次和你说这事儿你就是那么几句词我都能背下来了。”方锐白了黄少天一眼说道。
    “诶,你有本事就背啊,我听着呢。背不下来你给我十两银子啊。”
    “我靠黄少天你抢劫呢,我们来打一场啊。”
    “打就打走走走我正愁没人和我切磋呢。”说着黄少天就拉着方锐走了。
    这边二人闹得欢乐,却不知自己的行为被二楼一人一点不落的都看在了眼里。
    “呵,原来是叫黄少天啊。”二楼那人竟是叶修,说起叶修这些年在江湖中也是有不小名气的。那叶修手拿一柄伞,伞中有剑就似天香弟子的武器那样。但叶修这人可不是天香的弟子,先不提他是个男子根本不可能入得了天香。单说他的招式,变化多端说不出像那个门派的武学,好似都像却又都不像。但是让他出名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近乎百战百胜他的败绩只用一只手就可数出。
    这叶修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每一个认得出叶修的人都在好奇。
    “叶修哥那人已经走了,你还打算在这儿坐多久。”苏沐橙一大早就被叶修给拖了出来美名其曰带她出来玩实际上叶修就是想找个借口出来看黄少天罢了,苏沐橙已经陪着叶修在这儿坐了数个时辰了,真的是累觉不爱了。
    “行,刚好我去看看热闹去。”说罢叶修就拎起千机伞走了出去。
    “诶,叶修哥你等等我,真的是我去找果果去了,你慢慢啊。”苏沐橙翻了个白眼放弃跟上叶修转头去杂货店找陈果玩去了。
    那边,黄少天与方锐正打得火热,周围围了一群围观的人。
    “看剑看剑看剑!方锐你有本事别躲!”黄少天虽是这么喊着手上的剑却是一点没停,追着方锐砍。
    “停停停,我给你十两银子就是了。诶呦喂和你切磋真是劳力伤神,要是有一天我死了肯定是被你烦死的。”
    “靠,方锐你几个意思,我们继续来打啊!”
    等到黄少天与方锐切磋完已经到了傍晚了,围观群众早已走了大半了,二人刚打算去吃饭便被人叫住了。
    “我看你们武功不错,不如来交个朋友?”那人正是叶修。
    “嗯?我看你很眼熟啊……等等!你是不是叫叶修?”方锐打量了叶修一会儿问道。
    “嗯。”见被人认了出来叶修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叶修?那个大名鼎鼎的叶修?诶,我们来切磋一下如何!”黄少天一听是叶修眼睛刷的就亮了起来兴奋的问道。
    “黄少天!你先给小爷吃饭去,饿死了快。”然而黄少天虽有意切磋方锐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拖着他就往食肆走去。
    “我也与你们一起吧。”说着叶修就跟了上去。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黄少天吃完饭拉着叶修出去打了一场后便迅速的同叶修熟络了起来,大有要抛弃方锐的架势。看的方锐直呼黄少天喜新厌旧。
    当然在熟络了之后叶修那嘲讽的性子自然也是暴露出来了,于是乎黄少天除了和叶修切磋武功之外最常干的事就是和叶修打嘴炮了。
    “啧啧啧,少天大大你还是道行太浅放弃吧。”说着叶修收起了伞笑着看着黄少天。
    “靠,我不服,我就不信我一次都赢不了你!”虽说叶修说不打了,可黄少天可没打算放过他。他整个人堵到叶修面前死活不让他走。
    “好啦好啦,今天我生日少天大大我们今天就先不打了。”叶修实在无奈只好举手投降。
    “诶?!老叶你今天生日,你居然没告诉我我还没给你买礼物呢,啊啊啊啊怎么办……”黄少天整个人陷入了“癫狂”状态,开始不停地絮絮叨叨。
    “不如少天大大以身相许如何?”叶修戏谑道。
    “靠靠靠,老叶你说是不是方锐那家伙和你讲的,那妥妥的黑历史好吗?我当时真的只是太年幼无知好吗,你们老拿这个说事儿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黄少天一听这话脸就红了,急急忙忙反驳道。
    “我就开个玩笑少天大大你用得着反应这么激烈吗?走吧吃饭去,你请客。”说着叶修就已经走出了好几米了。
    “我请客就我请客,走走走,叫上方锐今天不醉不归!”
    夜已经深了,黄少天屋子后院坐了三个人,月亮微弱的光芒透过云层照在院子中,照在那三人脸上。那三人便是叶修,黄少天与方锐。
    “老叶我和你说,其实我当时会答应真的是个意外,这么久过去了我连人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黄少天明显已经喝高了,红着脸趴在桌上说个不停。
    “我说黄少你一个劲的和叶修解释个啥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叶修怕人误会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还没说完方锐就开始笑了起来,看起来似乎很清醒,但实际上方锐也已经头脑发昏了。
    “滚滚滚,谁会喜欢老叶那个嘲讽脸啊,纯粹是找虐好不好。”黄少天听了方锐的话脸更红了,不过月色微弱倒也看不出来。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到底是你们给哥过生日还是哥给你们过生日啊。行了啊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干脆就住少天家好了。”最后最清醒的反倒是今天的寿星叶修,叶修自知酒量不行喝了一杯后就没再喝了,黄少天与方锐倒是喝得特高兴。
    “行,就这么决定了,我先回去睡……”说着黄少天就站起身要回房,哪知脚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幸好叶修手快扶住了他。
    叶修叹了口气说道:“我扶少天回房先了,方锐你自己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又没像黄少一样和那么多,你们慢慢折腾我先走了。”语罢方锐便自己走去了客房。
    叶修扶着黄少天磕磕绊绊的走回了卧室,刚把黄少天放到床上准备离开就被一只手拉住了。
    “等等,老叶你腰上挂的这个剑穗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唔,是我出现幻觉了么……”叶修回过头看着黄少天,黄少天也迷迷糊糊地看着叶修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在思考事情还是单纯的发呆。
    “这个啊,这个是你送给我的啊。”
    “诶?我又送过吗?我只记得我当初在集市送给过……等等,老叶你不说要和我说那女孩其实是你吧?!”黄少天的酒一下子就醒了一半一脸细思恐极的表情看着叶修。
    “对啊,当时扮女装只是为了溜出家门而已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叶修哭笑不得的坐到了黄少天床边顺手摸了把黄少天脑袋心想果然同想象中一样软。
    “不,老叶你让我静静,我有点缓不过来,我觉得我受到了欺骗。”
    “说起来某人是不是当初说要送我更好的生日礼物还答应要以身相许来着?”叶修调笑道。
    “那是那时候不懂事!你快点睡你觉去。”黄少天的脸红的都快滴血了,哼哼唧唧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不搭理叶修。
    “唉,我还以为少天你真喜欢我呢,诶看来是自作多情了。”叶修故意说得很大声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等等,你是什么意思?”黄少天猛的从被子里钻出来一下子撞到了叶修怀中。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黄少天反问道:“少天,你说呢?”
    “好啦!我的确是喜欢你啦,行了吧。睡觉睡觉睡觉,我先睡了你自便啊。”说完黄少天就像从叶修怀中钻出来,但是叶修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抱着黄少天就亲了起来。
    “嗯……叶修你手往哪儿摸呢!”
    “这种时候少天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一夜春光旖旎。
    第二日一大早,一脸蛋疼挂着黑眼圈的方锐看着笑的荡漾的叶修和红着脸的黄少天不知该如何吐槽。试问如果是你大半夜睡得好好的结果隔壁传来一出活春宫你心情能好吗?
    “我……算了我不吐槽了,你们高兴就好,祝幸福不过我不会给红包的。”对视良久还是方锐拜下阵来先说道。
    “就你那点钱就别提包红包的事了,我可不想过两天听到一丐帮弟子饿死街头的新闻。”
    “……”方锐沉默了一会,说道“算了,我不打扰你门了,我先走了。”说罢方锐便使着轻功走了。
    从此江湖上的关于叶修传说又多了一条,据说叶修所到之处瞎了无数双24k钛合金狗眼,放闪技术无人能敌。
    “啧啧啧,就算哥如此低调江湖上也都还是哥的传说。”
    “滚滚滚滚滚滚滚,老叶你真是臭不要脸,我怎么就眼瞎看上你了。”
    “哥明明这么帅气,乖啊我们吃东西去。”
    “你别想转移话题!”
    围观群众表示心好累,今天也被闪了一脸啊,感觉不会再爱了有没有!

诶嘿,感谢看到这儿的亲们ww最后这里再祝一次叶修生日快乐!最后这里我就拖个字数刚好凑够5290字x(当然是计空格的x

评论
热度(6)
 

© 伶仃—企图勤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