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仃—企图勤快

这里伶仃
主产全职(*'▽'*)♪
叶黄本命♥♥
身残志坚爱好多日常爬墙
已经进化成老咸鱼了
开学淡圈更新随缘w

 

[乐黄]竹里管



cp乐黄

ooc预警!!!

ooc预警!!!

灵感来自王维的竹里管,其实到最后已经没啥关系了x

欢迎捉虫~太困了自己懒得查x晚安~


    张佳乐隐居在山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日张佳乐可谓把“两耳不闻窗外事”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

    吃的喝的山上都有,自从上了山张佳乐就再也没下去过。

    平时晚上夜深人静之时在月光下深林中弹弹琴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哼上两句,有一阵山下的村民还以为山上闹鬼了。

    本来张佳乐以为自己会就这么平淡的在山上生活到自己死的那一天。

    有一天,张佳乐一如往日坐在溪边弹琴,忽然月光下一个人影闯入了张佳乐的视线。

    那人满身是血,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剑,那人抬头看了张佳乐一眼就倒了下去。

    张佳乐抛下琴急匆匆地跑到那人边上扶起他问道:“你还清醒着吗?你遇到了什么……”

   “救命……”那人挣扎着说了两个字后就彻底晕了。

    张佳乐只好无奈地把那人扛回了家进行包扎。

    第二天,黄少天揉着眼睛起了床忽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黄少天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

    他现在待着一个小房间里,房间中充斥着淡淡的花香,房中摆设不多但很整齐,就在黄少天打量着这房间时忽然从门口传来了说话声。

    “喂,我说你是谁啊?大半夜浑身是血的跑进山里来,害得我天快亮才能休息。”

    黄少天闻声看向房门,一个男子站在门边,微长的头发拿一根发绳扎了起来,太阳从门口照进来晃得黄少天眯起了眼,他看见那人时第一反应想到的竟是“这人长得真好看”。

    “我?我可是蓝雨的剑圣黄少天,我说你是隐世多久了居然连我都不知道……”黄少天在回过神来就开始絮絮叨叨起来,不过黄少天却独独避开了他为什么会浑身是血这件事。

    张佳乐一瞬间皱了下眉头,然后恢复原本的笑容问道:“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走?”既然他不想说那就算了,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的吧。当时的张佳乐这么想着,却不知以后他们二人的交集会比现在想的要深那么多。

    “喂喂,我说你就是这么对待伤员的么?良心呢良心呢?让我再住个两天啦,我会帮忙做饭打扫什么的,绝对不会白吃白住……”这里貌似挺安全的,能多待一天是一天。黄少天这么想着。

    这两日,黄少天每天都缠着张佳乐说这说那的,企图打好关系多待几天,不过张佳乐却不领他情每次都是用“哦”,“恩”之类的话敷衍过去。

    又是几日过去了黄少天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张佳乐实在忍不住爆发了:“我靠,黄少天你什么时候才走啊?!每天挤在一张床上你不嫌挤我还嫌呢!”等等,重点是不是有点不对,算了不管了。张佳乐自暴自弃的想着。

    黄少天做出一副悲伤的表情蹭到张佳乐身边说道:“乐乐,我的伤还没好透,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张佳乐一脸嫌弃地推开黄少天刚想说话却不知从哪儿跳出了几个黑衣人。

    黄少天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啧,已经追到这儿了吗?乐乐你先躲起来,我来解决。”

    谁知张佳乐轻笑一声说道:“我也很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黄少天你可不要以为会武功的只有你一个啊。”

    黄少天愣了一下立马说道:“好啊,那我们就来比比看谁比较厉害。”说着二人就一起冲了上去。

    经过一番恶战,黄少天与张佳乐总算是把黑衣人都给解决了。

    二人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张佳乐戳了戳黄少天说道:“喂,你这回总该告诉我你为什么被追杀了吧。”

    “乐乐你居然这么关心我,好感动。”

    “去去去,别恶心人了痛快点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因为一个任务和那伙人结了点梁子罢了。”

    “哟吼,居然意外的简洁啊,我还以为你会发表什么长篇大论呢。话说以后我们要怎么办?这里肯定不安全了。”

    “还能怎样当然是想办法回蓝雨啊……等等,乐乐你刚刚的意思是要和我一起走?”

    “废话,不然还是什么意思……你又不是看不出我喜欢你……”张佳乐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乎没声儿了。

    黄少天激动地扑到了张佳乐身上。

    “喂,你压着我了!”

    后来,这座山上再也没有闹鬼的传说了,倒是江湖中又多了一个传奇故事呢。


评论
热度(20)
 

© 伶仃—企图勤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