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仃—企图勤快

这里伶仃
主产全职(*'▽'*)♪
叶黄本命♥♥
身残志坚爱好多日常爬墙
已经进化成老咸鱼了
开学淡圈更新随缘w

 

[叶黄]剑客

黄少生贺ww黄少世界最可爱XDDD

cp叶黄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灵感来自贾岛的《剑客》不过写到后头依旧是和原诗没了啥关系23333

大概是想写一个不那么话唠的冷静帅气的剑客黄少不过很明显失败了x

第一次写肉请多多包涵_(:з」∠)_肉的地方肯定会更ooc一些_(:з」∠)_

字数:8926

 

    早晨的蓝溪阁如往常一般安静,山谷中不时传来鸟儿的叫声与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但这份静谧不多时便被远处传来的匆匆脚步声打破了。

“老魏,你在吗?”来者在蓝溪阁外停下了脚步问道。此人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君莫笑——叶修,这一问虽不算大声但也是传遍了整个蓝溪阁。

蓝溪阁内

黄少天正在自己的庭院中练剑,虽动作还略显生涩,但不难看出其天赋之高。这套剑法本身便不简单,黄少天才学数月便快将这剑法全套舞出来了。不过叶修这一嗓子还是惊到了黄少天,他手中的剑一抖终究还是没能把这剑法使完。

“啧,老叶这家伙一大早的嚎什么嚎。诶,要不文州你先出去看看我换身衣服先。”黄少天撇撇嘴不甘心地把手中的剑收了起来,对坐在边上喝茶的喻文州这么说道。

“行,少天你快点,我先出去看看叶前辈有何事。”喻文州放下手中茶杯起身便离去了。

且说门口的叶修,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回应,皱了皱眉头心中陡然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魏老大不在,叶前辈有什么事?”就在叶修沉思之时喻文州已然走到了门口。

    “不在?这个点老魏还能在哪儿?”叶修诧异道,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这个……要不等会儿少天出来再问问?他可能会清楚一点。”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神情有些疑惑。虽说叶修平常也时不时回来蓝溪阁做客,但是这大清早就过来这还是头一遭,总不会是出了事吧。

    说曹操,曹操到。这厢正说着话呢,黄少天就走了出来。“诶诶诶,老叶你居然会来我们蓝雨?走走走我们切磋去,我刚刚练着剑呢就被你打断了,陪我切磋也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吧,这可就当做补偿啦啊,你可别想推脱掉!”

    “切磋下次再说,老魏他去哪儿了?”叶修出乎意料的没有像以往一样调戏黄少天,反而表情可谓是相当凝重。

黄少天一听这话就懵了:“魏老大?他昨天就出去了啊?他说是去找你喝酒去了。你还跑来问我们,难道魏老大在哪儿不应该你最清楚吗?”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喻文州就接过话头说道:“少天,你难道忘了上次你和叶前辈喝酒他一杯就倒了吗?魏老大找谁都不可能找他去喝酒啊。”

听见这话黄少天总算发现不对的地方了。“那,这意思就是魏老大不见了?”黄少天一下子就慌了神,“不可能啊,我记得昨天他走的时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叶修皱了皱眉头说道:“昨天我接到了老魏的信内容写得奇奇怪怪的像要托孤似的,我不放心就来看看,看来事情麻烦了。啧,老魏也是莫名其妙丢一摞烂摊子给我麻烦死了。”

这话一出,在场三人都安静了下来,此事太过蹊跷。先不提叶修提到的那封信,就魏琛用“找叶修喝酒”这么个理由匆忙离去就显得十分可疑了。

“不如,我们先去魏老大的房间看看?不然一直在这儿站着也没有什么作用。”最终还是喻文州率先打破了沉默。

“对对对,我们快点去找找线索。”语罢黄少天便同飞一般的冲进了蓝溪阁。

“少天,你慢点跑。唉,那,叶前辈也同我们一起?”

“老魏都把事托付给我了总不能就这么走掉吧,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

待叶喻二人走到了魏琛房门口时,黄少天早已一脚踹开房门破门而入了。“少天,我说过多少次了,要爱护公物啊……”喻文州无奈的说道。

“喂喂喂,这个可不能怪我,谁叫魏老大竟然还把门给锁上了,你说说我不破门而入还能怎么把……”黄少天嘴上絮絮叨叨个没完手头翻找东西的动作可是一点没停,魏琛房间本来便没多整齐,再这么经过黄少天之手可以说是惨不忍赌了。

“特殊情况就不要在意这么多细节了。少天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叶修从喻文州身旁走过来到了黄少天身边。

“老叶你别催我在找呢。魏老大的房间为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乱啊,我和文州都帮他收拾过多少次了,等这次找到他我一定要投诉!”黄少天一脸嫌弃的把一件不知道多久没洗过衣服抖开,这时一张字条从衣服中掉了出来。字条上只有一个地点与时间除此之外就没有多的内容了。

“无名山,七月二日午时。这是什么意思?”黄少天念出纸条上的内容疑惑的问道。

“这,听起来有些不妙啊……”一直神色平静的喻文州喃喃道,面上的神情也凝重了起来。

“诶,文州你别吓人啊。都说了叫你不要老是去和大眼一起听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本,这可是现实啊不会发生那些事的吧。绝对不会的对吧,老叶你说对不对……”虽然口中说着这些话但是黄少天的话语中还是有着一丝掩饰不了的颤抖。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喻文州就打断了黄少天的话语。“不管怎样先去看看再说吧,少天我们走吧。”说罢喻文州率先走出了房门。

“文州你等等我!诶?老叶你还傻愣着干啥呢,赶紧走啊!”说完黄少天头也不回的跟着喻文州跑了出去。

“这次,可能真的不太妙啊……算了还是先别告诉少天了。”叶修自言自语了几句摇摇头跟了出去。

三人取了马后便一路向无名山奔去,青山不断从三人身边飞过。虽说蓝溪阁附近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但此时谁又有心情去在乎什么风景不风景的,想的都是要快点赶去找到魏琛。毕竟这不是话本也不是过家家,没有路过的英雄也没有重来的机会,没人愿意去想如果去晚了他们会面对的是什么样一个场面。

但是无名山离蓝溪阁着实有一段距离,就算三人拼了命的赶最后赶到那里看到的也只是受了重伤的魏琛,不过还算幸运的是魏琛看起来刚受伤不久。黄少天翻身下马冲到了魏琛身边,“魏老大你怎么了?谁打得你?你还好吗?还活着吗?”看见黄少天时魏琛明显惊讶了一下,在看到随后跟来的叶修后又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咳,我……”魏琛刚开口打算说话就被黄少天打断了。“魏老大你别说话,你不要死……”说着黄少天就哭了起来。

“你个臭小子,老夫有那么容易死吗?我出门的时候可是做好的万全准备的好吗,就是看起来伤得比较重而已。都说了不要看那么多话本,我怎么可能会像话本里那些凶手名字都没说完就死了的蠢货一样。”魏琛躺在地上翻了个白眼吐槽道。

“哟,老魏你居然还有心思吐槽这些,看起来伤得不重啊。”

“靠,叶修你滚蛋吧你,你就是这么对待伤员的吗?”

听着这二人拌嘴,原本凝重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看着魏琛还这么有精神黄少天也松了口气。

“魏老大你真是吓死人了,快快快,我们去医馆去。诶我说老叶你也过来帮帮忙啊。”

叶修点了点头背起了魏琛说道:“啧,老魏你怎么这么沉啊,等你伤好了记得给我跑腿费啊。”

“靠,老叶有你这样的人吗,主动帮别人忙还要收钱……”

虽说已确定魏琛并无大碍,但三人也不敢耽搁,快马加鞭的将魏琛送到了医馆。

来到了医馆,医师给魏琛检查过后说道:“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医师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以后可能再也没有办法习武了。”

“什么?!”

魏琛本人倒是没什么想法,很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也老咯,以后蓝溪阁就交给文州你了。哎呀我早就想找时间出去旅游了,这下自由喽!”

“魏老大!”黄少天吃惊的叫道。

喻文州听见这话皱了皱眉头说道:“魏老大,这会不会太突然了一点,而且今天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哎呀,这个今天天气真好啊,你们看外头飞过去一只鸟诶。”

“啧,老魏你别转移话题,我和你说我这次为了找你可是给累惨了你要是解释不清楚,明天我们擂台见吧。”

在三人的威逼利诱下魏琛还是败下了阵来。“好吧好吧,我说就是了。就是那人是很多年前我还没建立蓝溪阁时遇到的人,反正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就给他记恨上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懂啊,反正这次就是想着也该有个了断了就去了。然后谁知道他现在居然这么厉害,当然还是比我差点……”

“呵,要是比你差点你至于伤成这鬼样还托孤似的给我写信。”

“叶修你给我闭嘴!咳咳,我继续说啊。然后我一个不小心就给他击中了,接着你们就来了,于是他就跑了。我都说了这次纯粹是我大意,那种人就是纸老虎……”

魏琛说完三人都陷入了沉默,喻文州和叶修沉默是因为魏琛说的话实在是省略的太多细节说了和没说完全没有区别。而黄少天居然也少见的这么沉默,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久到魏琛都开始方了。黄少天忽然说话了:“魏老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魏琛一巴掌呼黄少天头上说道:“报啥仇啊你,给我好好练剑去。你连把整套剑法使出来都做不到还报仇呢,不给老夫丢脸就算好的了。”

“对啊,少天你还是先好好练剑吧,报仇什么的以后再说……”喻文州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推开来,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天便已不见了踪影。

“唉,我追出去看看他,文州你留在这里看着老魏。”叶修叹了口气说道,语罢叶修便也追了出去。

最后叶修在医馆不远处的一个小池塘边找到了黄少天,他正在塘边闷闷不乐地扔石子。石子在水面上打出几个水花后“扑通”一声掉进了池塘,静静的躺在了水底。

“少天大大,没事吧?要不我们聊聊,没事,我不会嘲笑你的。”叶修在黄少天身边坐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黄少天闷闷地说道,虽然这么吐槽但人有的时候总还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口子的,现在黄少天一打开话匣子真是完全停不下来。

“为什么他们都不同意我去报仇,魏老大都变成那样子可是他们都没人相信我,我知道自己现在水平不行但是以后我肯定可以成为最厉害的剑圣的……”黄少天说着说着又哽咽了,扑在叶修怀里哭了起来。

“没事的,哥相信你,少天大大以后成了剑圣以后要罩着我啊……”到底还是个小少年,叶修抱着怀中的黄少天这么想着。“少天大大最厉害了,报仇什么的完全都是小事一碟,从此我就是少天大大一号迷弟了。”

“停停停,老叶你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黄少天被这么一打岔猛然发现自己竟已在叶修怀里哭了半天,红着脸跳了起来别过头嘟囔道。

看着脸色泛红的黄少天,叶修心跳一瞬间顿了一拍,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揉上了黄少天的头。不过黄少天扭过头便也没发现叶修的那瞬停顿。叶修一边揉着黄少天的头发一边调笑道。“少天大大你总算恢复了,刚刚我差点以为你被夺舍了。”   

黄少天本身也只是需要一个情感的发泄口,和叶修倾诉完也已经自己恢复了七七八八了。现听叶修这么一说黄少天生气地说道:“靠靠靠,我就不应该相信你是真心来安慰我的,看吧你现在真面目已经暴露了!还有,别揉我头发!”

此次事件最后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平息了,当然魏琛并没有直接隐退。毕竟喻文州与黄少天的年纪都还不是很大,就这么甩手走人也实在不是魏琛的风格。而且虽然魏琛口上说的那么无所谓但是心里多少还是不甘心的吧。

又一日,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叶修不知为啥又溜达到了蓝雨来。自此上次事件以后叶修来蓝雨的频率明显比以前多了,有事没事就来溜达两圈。有时美名其曰“关怀魏琛受伤的心灵”,有时甚至就直接说是来散步的

“哟,文州你又去找大眼去啊?”

“嗯,之前我和杰希约好的。少天今天也在练剑,前辈直接去后院找他就好了。”说罢喻文州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便走了。

“啧啧啧,文州和王大眼呆久了怎么感觉也玄乎起来了?而且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恐怕也只有少天还没发现了吧。”忽然远处又传来了喻文州悠悠的声音。

“……”叶修无语凝噎了半晌便走进了蓝溪阁之中。

之见黄少天一人在后院中练剑,阳光照射在他身上闪闪发光,仿佛他自己便是一颗小太阳。这么些日子,自从黄少天决定帮魏琛报仇,便日日苦练剑法,只为早一点将剑法练至大成。一阵微风吹来,院中的大树发出沙沙的声响,黄灿灿的叶子随着风飘落而下。这时只见黄少天身影一闪,竟是把那些树叶给斩成了两半。

“少天这小子还真是努力啊对吧?不过我倒是希望他别这么拼,人不能老是想着愁啊恨啊的。”不知何时魏琛已经来到了叶修身边。

“老魏,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少天他可不是这么脆弱的人,况且这不还有哥吗。”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身影,随口回答道。

“我靠,我和你说啊,虽然你那点心思大家基本都知道了。但是你别以为你就能这么勾搭走我们家少天。”

“这个可就不是你说了算了,我先走了回见。”

“嗯?你就这么走了?不跟少天聊聊?”魏琛诧异地问。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这么走了?不像叶修的风格啊。魏琛心里嘀咕着。

“下次再说吧,不然一会被看见他又得缠着我切磋了,哥先跑一步了。”说着叶修一个轻功就跑走了。

那边黄少天刚刚收拾完东西走了过来问道:“魏老大?你啥时候来的,刚刚飞走那人是叶修吗?老叶他居然不和我打招呼就跑了,不行我下次一定要找他大战三百回合!”黄少天不知道的是他在说道叶修时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仿佛有着星星在里面。

“……”算了算了,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管他们呢。莫名吃了一口狗粮的魏琛在心中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冬去春来,已然过去了数年,黄少天的剑法也已练至小成。再在谷中待着也无法再提升了,略经思索黄少天便决定出门历练去。

“文州!我要出门历练去啦!下次老叶来找我你就告诉他我好久都不会回来,就让他找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正看着蓝溪阁昨日的账目,就听见黄少天明朗的声音传了进房间。喻文州不禁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抬起头来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跑到房间里来的黄少天。

“少天,你要出门历练没问题,但是如果你哪天决定要给魏老大报仇必须得先回蓝溪阁一趟。以及……”

喻文州话还没说完便被黄少天打断了。“诶呀,我知道啦,文州你老是说这些。我像是那种会不做计划就靠一头热血去报仇的人吗?肯定不是啊,本剑圣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放心好了,给魏老大报仇前我一定会回来的,别担心啦。话说文州你刚刚还打算说啥?”

喻文州无奈地指了指黄少天的背后,便不再说话了。

“啊?背后?我背后有东西吗?”黄少天疑惑的回过头去,不看还不打紧,这一看黄少天就给吓了一大跳。“我靠,老叶你啥时候过来的?我咋没听见有脚步声?”

“打你开始说你要出门历练的时候哥就在这了好吗。本来来找老魏的,他居然不在。不过我这一趟倒是没白来,少天大大你打算出门历练了?”

“对啊,谷内练习已经到瓶颈了,只有经过实战我才能真正掌握这套剑法。”黄少天一脸严肃地说道。

少天严肃起来还真是,和他平时完全就像两个人啊。不过怎么样都很可爱啊。当然以上为叶修的内心独白,黄少天肯定是不知道的。在黄少天眼中,叶修不过是咳了一声才开始说话。

“那少天大大不如带我一个?君莫笑给你当免费保镖说出去多有面子。”

“我是要出去历练!历练你懂吗,我不需要你保护好吗!有什么困难是我解决不了的?”

“诶,话可不能这么说。俗话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果哪天你遇到麻烦,我跟在你身边不就可以快速解决了吗?”

二人又“争执”了半晌此乃后话不谈,总之最后叶修还是跟着黄少天一同离去了。只不过按黄少天的要求除非他完全撑不住不许叶修出手。

又是一日,叶修待在客栈里百无聊赖的翻着话本。今天叶修做事不知怎的总是提不起劲来,莫名心中就有种烦躁的感觉。

“啧,少天去解决两个跟踪的家伙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就在叶修碎碎念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了开来。一个身影快速地闪了进来,顺手还把门给锁上了。

点我XD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睁开了眼。“嘶,我昨天干啥了,怎么感觉被马车碾了似得……”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就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一瞬间脸红成了一盏大灯笼。

“哟,少天大大起床啦?来吃早饭吗?”叶修早就起床坐在窗边吃着买的早点。

“你你你!我我我!”黄少天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

叶修看着黄少天这模样便知道黄少天什么都记得,不禁起了调戏的心思。“少天大大是打算翻脸不认人吗?昨天还在说喜欢我,真是让哥心寒呐。”说完叶修还装模作样地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

“才不是好吗!那啥……就是……你昨天晚上……说的话……真的还是假的啊……”黄少天红着脸声音越来越小,若不是叶修武功高强,恐怕未必能听清黄少天在说什么。

“你是说我说喜欢你?当然是真的了,整个蓝溪阁恐怕就你不知道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来到黄少天身边将他抱在怀中。

“诶,真的吗真的吗?我一直以为我是单相思来着,没想到老叶你也喜欢我,看来本剑圣的魅力还真是大呢。快说你从啥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诶呦喂,少天你可放过我吧……”

光阴飞逝,白驹过隙。离当年魏琛那事发生已过了有十年之久了。这十年,黄少天成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圣夜雨声烦,人称妖刀。凡是夜雨声烦出现的地方,常常都会见到君莫笑的身影,这么多年来人们也在猜测其二人的关系,不过从来没有人想到这二人竟会是恋人的关系。

蓝溪阁内

“老叶,我要去给魏老大报仇了,诶呀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你说那些人会不会听说我是夜雨声烦立刻就投降呢,毕竟本剑圣这么厉害……”黄少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边上的叶修唠叨到。

“是是是,剑圣大大最厉害了,哥就在蓝溪阁洗干净等着你回来宠幸了。”叶修的嘴角也是压不出的笑意,毕竟他知道黄少天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爱人快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总是令人高兴的。

“老叶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一会儿文州和魏老大过来你告诉他们不用当心我肯定会毫发无伤的回来的!”说罢黄少天便提着剑去马厩牵了匹马向着那无名山出发了。

待喻文州与魏琛赶到之时,房内只剩下叶修一人在翻黄少天儿时的藏书。

“少天他已经走了吗?”“少天那小子跑那么快?”

叶修看了那二人一眼说道:“少天刚刚才走,放心,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什么水平我还是知道的。对付那些家伙完全不在话下。”

“等等?叶不羞你说啥?少天和你在一起?我靠,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把少天给勾搭走了??!”

“魏老大,其实这事已经蛮久了,只是之前一直没告诉你。少天说要报完仇给你个惊喜。”

“这叫惊吓还差不多吧!叶修你给我回来,我们来打上一架先!”

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这厢三人在等待这黄少天的消息,那厢黄少天却是已解决了旧时恩怨在山下的集市中买东西。

“嘿,我解决了那些家伙了!老叶你肯定还没吃晚饭吧,我给你带了些好吃的回来!”黄少天还没走近便已同邀功一般举起了手中的袋子。

“你小子可算是回来了,没受伤吧,快让老夫看看。”

“诶魏老大你来啦!说起来我还有个消息……”

“得了吧你,你要是想说你和叶修在一起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不用特意再说一遍。”

“什么?魏老大你知道了?老叶说好的等我回来再告诉魏老大呢,你这人还要不要诚信的形象了?”

“不要,要你。”

“你!”叶修这话一出,黄少天整个人腾地就冒起了热气。叶修走上前抱住黄少天冲喻魏二人挥挥手说道:“少天我先带走了,回见啊。”

“老夫眼睛有点疼……”“嗯,我也这么觉得……”

大仇已报,心上人也在身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黄少天放弃了继续闯荡江湖,同叶修一起游览四海八荒,日子过得可以说是好不痛快。

许多年以后,在蓝溪阁附近的一个小村子来了一个说书人和他的朋友。

“话说那黄少天啊可是著名剑圣,当年的剑术可谓是人能及,斩杀了无数奸邪之人……但是后来他在为蓝溪阁前阁主报仇之后就杳无音信,江湖传言他当时就是消失在此山中,每年开山之时都会有不少江湖中人来山中想寻找其遗物。那剑圣黄少天为何消失我们明日再说,天色不早了你们快回家去吧,再见啦。”

“诶诶诶,今天讲完了啦!”

 “对啊,对啊,大叔你怎么可以卡在这种地方,我们还要听!”

“不是……你们不能看哥长着胡子就叫大叔啊……乖啊,真的很晚了,诶看那边有人在飞!哥走啦拜拜!”

 “哪儿,哪儿?”

 “诶!大叔跑掉了!”

待一群小孩回过神来时那人已经飞一般的跑掉了。

“老叶你回来啦,我刚刚去找文州去了,居然还看见了大眼,也不知道他一个微草堂的跑我们蓝溪阁来干啥……”那人来到一栋房子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就听见房门中的人在说话。

“我都和你说了,王大眼那家伙肯定对文州有意思。下次接到他们俩在一起的消息我都不吃惊。先不说他们了,少天大大你看着天色还早……”

夜深了,明亮的月光照了下来,照在那刚刚弥漫着春色的房间中。那床上躺的不是黄少天与叶修又是谁呢?只不过,这月光,也永远不会把它看到的说出去白白扰人清净罢了。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啦!我觉得不会有人记得我的2333333这次黄少生贺本来想着说写上它个8100字,没想到居然还超了XD也算是经过了8100嘛ww老咸鱼感觉自己已经把两年的文字量爆完了两年后再见啦(不x)以后如果有机会还会继续写叶黄的w经历了叶黄从一个不温不火的cp到现在这么多人喜欢还是蛮感慨的ww入我叶黄谷终身不受苦XDDDDDD定了个时不知道各位看到这篇文的时候是不是8.10零点2333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亲w


评论(5)
热度(54)
 

© 伶仃—企图勤快 | Powered by LOFTER